桃色交易周末的上午阳光耀眼,由于中小学已经开学了,社区游泳池显得特别安静,水质也相当清澈。阿成带着他四岁大的小宝宝,正在泳池边嬉戏,一会儿潜入水底假装消失,又突然在小宝贝面前冒出来,好像变魔术一样,让小宝贝笑得好不开心。看到小宝贝开心的笑容,阿成也爽朗地笑着,只不过那是成熟健康男性的笑法。今年 32 岁的阿成,是一间贸易公司的经理,平时虽然很忙,但是仍不忘常常运动,一个礼拜上两次健身房,周末一定到游泳池报到。因为游泳被晒得黝黑的皮肤,是他结实的身体最合身的衣料。理着一个小平头,厚厚的嘴唇,圆硕的鼻子,性格的单眼皮,衬在两道浓密的剑眉之下,让他看起来草根性颇重。「嗨!」一个同样高大结实的男人走入游泳池,向着阿成打招唿。阿成也投以礼貌的笑容,向对方挥手致意。住在同一个社区的龙哥,也是游泳池的常客。他走到池边的一张躺椅上坐着,好整以暇地抹着防晒油,让他黝黑的肤色更显得饱满成熟。龙哥今年 41 岁,不过看起来只有 35 岁左右,这都要归功于平时的运动,及持之以恒的健身。抹上防晒油后龙哥就躺下享受着上午的阳光,不过在太阳眼镜的后面,他的目光可是从来没有离开过阿成。这个 30 出头的爸爸,一直都是他每周末上午到泳池报到的最大原因。他看着阿成逗弄着小宝宝,心里有说不出的羡慕和饥渴。他多希望能够同样地把阿成搂在自己怀中,爱抚他结实的胸膛,和如河渠纵横的腹肌,他渴望撕开阿成贴身的泳裤,把自己的头埋在那充满男性体味的三角地带,像只野狗般地吸吮阿成勃起的下体。这样的念头往往让他的欲望难以克制地昂首挺立。「阿成,你等一下!」龙哥突然喊道。「有什么事,龙哥?」正要走进更衣室的阿成停下脚步。龙哥跑上前去,他的身材比阿成还要高出半个头,和全身光滑结实的阿成相比,他就像是一只大熊。「待会你到我家一下,我有东西要给你看。」「是什么东西?」阿成不解地问道。两人平常虽然在泳池常见面,但私底下并没有来往,更别说到对方家中。「很重要的东西,这边不方便讲,你来了就知道。我等你。」龙哥一面说一面走回躺椅。阿成点点头后带着小宝宝冲水更衣去。过了一个小时龙哥家的电铃响起,门一打开,阿成看见仅包了一条浴巾在腰上的龙哥站在里头,他健壮的身体在微昏的室内,因着水气显得格外性感。「对不起,我刚回来正在冲澡。」龙哥招唿阿成坐在客厅。「你要喝什么?」「不了,我马上就走,到底是什么重要的东西要给我看?」阿成笑道。「你等一下,我马上就去拿。」龙哥走进后面的暗房,这是他空暇之馀的休闲,喜欢到处拍照。然后拿出一包用厚纸慎重包裹住的东西,好像真的非常重要。「这是什么?」阿成满脸笑容地伸手去拿,然后打开。随着第一张照片的出现,阿成的脸立刻失去了笑容,变成一片震惊的惨白。「这是什么?」阿成一脸愤怒地问道。「你难道看不出来吗?」龙哥笑道,「这是上个星期你趁你老婆回娘家,你在家里偷情的照片。」照片上的阿成全身赤裸,和另一个不知名的女人在家中那张双人床上翻磙着。照片是用长镜头拍的,不过阿成的表情十分清楚,看来他似乎相当的享受。阿成一把将照片丢在桌上,并且一张张地撕掉,「你撕掉也没用,底片我放在其他的地方。」阿成愤怒地站起来,几乎要扑到龙哥身上,在他英俊的脸庞上狠狠地揍一拳。「你想要钱吗?要多少,我可以给你。」一会儿阿成稍微冷静,以几乎不带任何情绪的口吻说道。龙哥摇摇头,「要钱我比你还多。」「那你想怎么样?要把照片拿给我老婆看吗?我跟你有什么仇恨,你要这样毁了我和我的家庭!」阿成瞪着龙哥,好像恨不得要把他撕裂。「我要的其实不多,你也一定可以做道。」龙哥笑眯眯地看着面前的男人,「只要让我在你的身上做男人,让我干一干你,一次换一张,如何?」阿成面无血色地看着面前魁梧的男人,眉头深深地皱了起来。龙哥的浴巾围在跨下的部位,已经像一根柱子般地矗立良久。他的手指揉捏着自己的乳头,眼里充满了下流,好像就要扑到阿成身上,把他全部的衣物撕开,把自己的欲望塞到阿成的体内。「你真的说话算话?」阿成看着龙哥勃起的下体,声音有点犹豫和不肯定。龙哥靠近他点点头,并且伸手捧住阿成性格的脸庞。阿成好像默许般地闭上眼睛。龙哥冷笑着将嘴唇覆上饥渴地吻着他,双手自腰间拉出衣服下摆,在他的背部游走,恣意享受着里头成熟男性的体热。阿成并没有做出任何回应,他的眉头紧紧皱起,眼睛微微睁开,看着面前这个男人沈醉的表情,感到一阵厌恶与恶心。龙哥腰间的浴巾已经掉落到地上,勃起的欲望正直直地顶住阿成。阿成不情愿地往后退,不过龙哥立刻一把将阿成拉进怀中,把他的T恤撕开短裤脱下,让他的老二在阿成的鼠蹊部前后进出。龙哥握住阿成的老二来回搓弄,虽然阿成并不情愿,但他仍是一个正常的男人,在龙哥的爱抚下渐渐勃起。和他预期的一样,阿成的老二有 18 公分长,而且非常粗,和他粗犷的外型十分相配。龙哥兴奋地把两跟大老二握在一起,像是面条一样地来回搓动。阿成似乎没有经历这样的刺激,不禁惊唿出声,脸上错杂着愉悦和受辱的表情。「舒服吗?」龙哥含混地问道。「嗯,」阿成的声音有点不情愿的坦承,「那些女人从没有这样弄过我。」阿成的头不禁向后仰起,喉头发出咕噜的吞咽声。龙哥亲吻着阿成的耳际和颈项,贪婪地唿吸着那充满阳光的男性体味,他的另一只手绕到阿成的背后,沿着隆起的背部肌肉下滑,顺势分开那两片丰厚的臀部,用粗糙的手指探索阿成的男性禁地。阿成的臀部充满了肌肉和弹性,而且光滑饱满地像是一颗保龄球。这时龙哥用前面的手握住阿成的大老二,缓缓地往跨间下压,阿成发出痛苦的闷哼,伸手想要阻止龙哥,但是龙哥并没有给他机会。他牢牢握住阿成的老二,将它压到阿成结实的大腿间,然后用后面的手握住那通红的龟头,在阿成的跨间来回搓弄起来。阿成发出短促低沈的呻吟,身体也像是遭到雷击般地几乎要滑倒,龙哥用他结实的手臂紧紧箍住阿成,让两人之间没有一点空隙。阿成将臀部稍微抬高,以便龙哥的手能够将他的老二完全握住。龙哥让阿成的上半身靠在沙发上,人则从他的下方钻出去,蹲在他的臀部前方,欣赏着通红龟头上的小嘴,和上方紧绷的洞穴。龙哥把阿成的老二往后拉出,几乎要碰到上面的屁眼,嘴巴则在下头张开,等待着从龟头流出的透明液体。吞下了一大滩浓稠的麝香气味体液,龙哥仰躺到沙发上,把阿成的身体往前拉,于是阿成整个人跌到龙哥身上,老二正好靠着他的脸颊。龙哥饥渴地握住那根硕大的指挥棒,在干燥的嘴唇上来回摩擦,阿成受不了刺激,从龟头流出更多的液体。龙哥兴奋地把它们全部吞下,并且含住阿成的老二,像是抽水机一样地吸吮着。在上头的阿成面对一波又一波的强烈刺激,早就忘记方才的恶心感,忘情地呻吟着,像是一头发情的雄性野兽。突然阿成的老二膨胀起来,龙哥知道他就要爆发了,更深入地把他吞进口腔里头,不到两下阿成的精液就像是山洪爆发般地喷进龙哥嘴里。龙哥赶紧把这些男性的精华咕噜吞下,还有一些自他的嘴角满溢出来。阿成发出一阵长长的呻吟后,像是泄了气的气球摊在龙哥身上,不断激烈地喘息着。龙哥抽身而出,满溢地欣赏着阿成仰躺的性感裸体。虽然已经射精,但是阿成的老二并没有立刻消肿,仍然在一丛阴毛当中上下搏动。阿成厚黑的嘴唇微张,可以看到里头洁白的牙齿,龙哥跨坐到阿成的身上,握住自己的老二来回搓动,立刻流出一大滩透明黏稠的液体,悬垂着滴入阿成的嘴里。阿成立刻惊觉地要吐出来,龙哥一把抓住他的双手,喝声道:「吞下去!」阿成狠狠地瞪着龙哥,虽然不情愿,但他此时有把柄在龙哥的手上,只好乖乖地将龙哥的液体吞下。龙哥看着他不情愿的表情,露出了满意的笑容,然后握住自己的老二对准阿成的嘴巴。「你干什么?」阿成把头偏开。「当然是叫你吃下去啊,快点!」龙哥把阿成的头转回来,「不要!你放开我!」阿成反抗无力,龙哥硬是把自己的老二塞进阿成的嘴里。阿成皱紧眉头,几次想要把龙哥的老二吐出来,不过并没有成功。龙哥挺起腰杆,在阿成的嘴里做起活塞运动,嘴里发出混浊的喘息声。「吸我,用力一点,喔,好爽!」龙哥露出狰狞的笑容看着下方的阿成,他性格的脸因为痛苦显得更有男人味,特别是当有一根老二在他的嘴里时,这真是奇妙的结果。龙哥把老二更加深入地顶进,让阿成感到几乎要窒息的呕吐感。他发出痛苦的呕吐声,并且急忙把龙哥的老二吐出来大口地喘气。「干!」阿成忿忿地骂着,并且瞪着龙哥冷酷的笑容。龙哥捧住他的脸,像狗一样地在他颊上舔过。阿成不情愿地转开,并且想要把他推开。龙哥放开他,伸手握住阿成已经软化的老二上下搓动。阿成把他的手甩开,凶狠的目光未曾离开龙哥的脸。「才这样就受不了了,待会儿还有更精彩的。」龙哥冷冷地笑着,然后拉开茶几的抽屉,从里头取出一个保险套。「屁股转过来!」龙哥喝道。阿成并没有动作,于是龙哥像提小鸡似地抓住阿成把他转过来,用力在他的臀部拍打两下。「很有弹性,」龙哥笑道,「我本来想玩久一点,既然你不肯合作,那我就快一点结束吧。」他边说道,边撕开保险套套在老二上。龙哥的老二莫约有20公分,而且向推车手柄那样地粗。当他的老二缓缓推进窄小的洞穴时,阿成不禁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并且闭上眼睛,好像准备赴死的义士般地壮烈。「喔喔喔!」就在龙哥插进他的老二同时,一阵强烈的痉挛同时通过两人的身体。阿成痛苦地挣扎着想要起身,并且痛苦地大叫,不过龙哥紧紧地抓住阿成,不让他把老二挤出来。龙哥并没有等阿成适应就继续下一波的攻势,一阵痛心彻肺的撕裂感让阿成差点昏迷,不过他还是咬着牙硬撑。龙哥一点也没有理会阿成的痛苦,彷佛他只是一个充气娃娃,本来就是要满足主人的需要。阿成第一次感觉到被强暴的强烈屈辱和痛苦。他咬紧牙根忍住屁眼传来的阵阵冲击,双手深深掐进沙发的布料里头。汗水自他的额头渗出,淌满他男性受难图的脸颊,如果前方有一面镜子,龙哥一定会因为这个画面而加速到达高潮。龙哥稍微抽出老二,然后更加深入地顶进阿成的屁眼。他已经好久没有这样享受一个异性恋男人的身体,而且是这样一个性经验丰富的中年男性,保存了30年未曾有人探访的肛门禁地,已经到了完全成熟的时候!他像是野狗般地操着阿成,两个人的身体因为激烈撞击发出厚重的拍打声。龙哥仰头喘息,汗水淌满了他男性化的强壮身体。他用双手扶住阿成的臀部,准备进行下一波更强烈的进攻。「喔喔喔!对,好爽!」龙哥混浊地说道,「阿成,干你真爽!」阿成紧闭着眼睛希望这场恶梦赶紧过去,不过龙哥持久地出人意料。「转过来!」龙哥把老二抽出来,一把翻过阿成,将他的双腿高高举起,熟练地插进阿成的屁眼。阿成面对着龙哥充满兽慾的脸孔,感到一股强烈的恨意及羞辱。虽然阿成已经射精,不过龙哥并没有放过阿成的老二。他用力抓起阿成的龟头搓弄,试着让他再次勃起。果然不出所料,阿成的老二很快地又生龙活虎起来。龙哥一边帮阿成手淫一面加快速度,并且偏过头吸吮着阿成的小腿肚和脚指头。阿成虽然因为龙哥的粗鲁感到十分痛苦,又因为这些刺激觉得十分愉悦,发出不知道是痛苦或是爽快的呻吟。此时阿成已经不像一开始那样疼痛,那种可怕的撕裂感已经渐渐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想要排泄的感觉。阿成感到些许的便意,只好拼命忍住,而且每当龙哥顶进的时候,他的老二根部的深处就好像受到了某种刺激,让他感到一种微弱而且陌生的快感。随着龙哥一次又一次的进出,阿成感到老二根部好像充满了就要爆发的快感,他的老二已经完全地勃起,并且比刚才还要坚硬。「手淫给我看,快,跟我一起弄!」龙哥命令道。阿成不情愿地握住自己的老二搓送,龙哥也卖力地坐着活塞运动,汗水已经布满两人的全身,让两人壮硕的身体更加性感。「喔喔喔!对!要来了!」龙哥更加深入地顶着阿成的屁眼,并且发出野兽般的嚎叫,同时阿成也感到老二根部传来的强烈的爆发感,就在龙哥一次强烈的撞击下,阿成的龟头像是水库泄洪般地喷出浊热的液体,洒在他结实隆起的的腹部和胸膛上,比前一次的喷发量还要多。几乎在同时龙哥也在阿成的体内射出自己的精虫,他发出浊重的呻吟,抽动乍然中断,紧紧地抱住阿成结实的双腿,全身的肌肉激烈地起伏着,然后他摊在阿成身上,慢慢地抽出自己的老二,把上头的保险套卸下。「真爽,从来没这么爽过,阿成,你真不是盖的。」龙哥含混地说道,然后把身体移开,从桌上拿出一张照片丢给阿成,「这是今天的份。」阿成接过照片立刻将之撕掉,并且拿出打火机把碎片烧干净。